南风归梦

纵有千金,难悦我心

人一定要多读书,增加知识和道德涵养

GB原地爆炸去屎吧!

怎么办,还是很生气

不如画个圈圈诅咒他

打小人

这么一想心情开始好一点呢

     什么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呢?

      很生气还是要先道歉,还是要说对不起,其实很想把对方摁在地上摩擦生热。

       以后的人生该怎么办呢,现在就很想拖着这群人一起往生啊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可怎么办😱

WCNND狗屎学校狗屎老师!!!!

摸鱼需谨慎

     中午在晋江看文,一哥们从身边经过非常好奇,为了

防止他对我产生什么奇怪印象,强烈制止了他窥屏的想

法。

     差一点就被发现本性了!

心情

四级考了医闹,搞得我都想去闹一闹了థ౪థ

【瞎扯】中国古代的拟人化

北邙山下尘:

知乎回答存档。


原题地址:戳这




翻了一下前面的回答,基本没看到中国古代相关,忍不住强答一波。




首先区分一下“拟人”和“拟人化”,我流定义:


拟人:将非人的存在人格化。


拟人化:将非人的存在人格化,并将人格化的结果用人物形象的方式表现出来。


举个例子,写一首咏梅诗称赞梅花品格高洁,是拟人;写一篇跟梅花妖谈恋爱的故事,是拟人化。


下面我所说的,都是拟人化而非纯粹拟人的情况。




早期的拟人化,主要表现为神化:即将风雨雷电等自然现象归结为神明之力,并塑造出相应的神明形象。


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屈原的《九歌》,诗中提到的“湘君”即湘水的拟人化形象,“东君”即太阳的拟人化形象,其余以此类推。


还有比如《庄子·秋水》中的河伯与海若,分别是黄河与“北海”的拟人化形象。


这种传统一直延续下来,成为后来我们耳熟能详的“雷公电母、风伯雨师”系列。


同一种自然现象,不同时期也会有不同拟人化形象。以风为例,可能大家比较熟悉的是风神飞廉的说法,但风神也曾经被塑造成女性:


唐传奇《崔玄微》写崔先生半夜与一群美人会饮,她们都对神秘大佬“封十八姨”十分畏惧,只有一个名叫石阿措的姑娘不畏权贵。后来发生了一些诸如【 至十八姨持盏,性颇轻佻,翻酒污阿措衣】的福利情节(你够),崔先生终于醒悟过来:


【 诸女曰姓杨、李、陶,及衣服颜色之异,皆众花之精也。绯衣名阿措,即安石榴也。封十八姨,乃风神也。 】


(划掉)封姨【 言词泠泠,有林下风气 】,坐拥百花后宫,这个爷T总攻形象,可谓是非常迷人了。(划掉)




除了神化以外,古代拟人化另一种常见的表现是精怪化:即赋予非人存在灵智和化身人形的能力,并通常具有原形和人形之间相互转换的描写。


精怪化的典型例子指路《聊斋志异》中《婴宁》《葛巾》诸篇。


而精怪化故事的起源大概可以上溯到六朝志怪(也许更早,但我一时想不到),比如这篇:


【 (谢端)于邑下得一大螺,如三升壶。以为异物,取以归,贮瓮中。畜之十数日,端每早至野还,见其户中有饭饮汤火,如有为人者……默然心疑,不知其故。


后以鸡鸣而出,平早潜归,于篱外窃视其家中,见一少女,从瓮中出,至灶下燃火。端便入门,径至瓮所视螺,但见壳,乃至灶下问之曰:“新妇从何所来,而相为炊?”女大惶惑,欲还瓮中,不能得去,答曰:“我天汉中白水素女也。”】


——《搜神后记·白水素女》


没错,这就是传说中的田螺姑娘……古往今来多少死宅的梦想啊w




到了唐代,就已经产生了很多非常棒的精怪化故事。


比如《纂异记》里有篇写进士杨祯与一位红衣美人相恋,美人自述其家世云:


【 某燧人氏之苗裔也……汉明帝时,佛法东流,摩腾、竺法兰二罗汉,奏请某十四代祖,令显扬释教,遂封为长明公……  至开元初,玄宗治骊山,起至华淸宫,作朝元阁,立长生殿……即日命立西幢,遂封某为西明夫人,因赐琥珀膏润予肌骨,设珊瑚帐固予形貌。于是巽生及蛾郎不复强暴矣 。】


原形还挺容易看出来的,长明公就是长明灯嘛,【巽生及蛾郎不复强暴】其实就是说不怕风吹和飞蛾扑火了。


当然杨先生和灯娘的这段恋情……结局很惨就是了……


【家童归,告祯乳母。母乃潜伏于佛榻,俟明以观之。果自隙而出,入西幢,澄澄一灯矣。因扑灭,后遂绝红裳者。】


万恶的奶妈.jpg


(划掉)我们去死去死团的小仙女最喜欢看这种棒打鸳鸯梗啦。(划掉)




再比如被我的一位老师推崇为“最有诗性的唐小说”的《东阳夜怪录》。


这个故事讲的是:彭城秀才成自虚半夜三更和偶遇的小伙伴吟诗作赋谈笑风生,结果第二天他醒来发现对面居然是一群牲口(等等),敢问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,还是道德的沦丧?


然后作者在这群小动物身上玩梗玩得飞起。


原形是沙漠之舟骆驼的胡僧安智高,作诗是这个画风:【 拥褐藏名无定踪,流沙千里度衰容。传得南宗心地后,此身应便老双峰。】


原形是驴的卢倚马(注意这个名字233),作诗是这个画风:【 日晚长川不计程,离群独步不能鸣。赖有青青河畔草,春来犹得慰(喂)羁(饥)情。】


最后成先生忍不住夸了句大家写的诗如庖丁解牛,结果把原形是牛的朱中立气跑了233




当然这篇最妙的,还是喜大普奔的猫狗大战:


【 无何,(敬)去文于众前窃是非(苗)介立曰:“蠢兹为人,有甚爪距。颇闻洁廉,善主仓库。其如蜡姑之丑,难以掩于物论何?”……介立攘袂大怒曰:“天生苗介立,斗伯比之直下,得姓于楚远祖棼皇茹。分二十族,祀典配享,至于《礼经》。奈何一敬去文,盘瓠之余,长细无别,非人伦所齿。只合驯狎稚子,狞守酒旗,谄同妖狐,窃脂媚灶,安敢言人之长短。”】


斗伯比由老虎奶大,被视为老虎的后代,此处属于小猫认大猫当祖宗;而盘瓠大家都知道,帝喾养犬不慎,最后把自家女儿搭上去了(咳咳)。


然后汪酱的诗是这个画风:【爱此飘飖六出公,轻琼洽絮舞长空。当时正逐秦丞相,腾踯川原喜北风。】第三句用的是李斯牵黄犬逐狡兔的典。


喵酱的是这个画风:【为惭食肉主恩深,日晏蟠蜿卧锦衾。且学志人知白黑,那将好爵动吾心。】嗯,报答投喂之恩的方式是盘着睡觉——果然自古以来都是两脚兽的主子……




当然啦,神化和精怪化其实和我们今天所说的“拟人化”还是很不一样的。


我们现在可以设定一个拟人化的形象,比如“知乎娘”。这种做法既不是出于崇拜(神化),也不是说知乎娘会从原形网站变来的或者还会变回去(精怪化)。


而是我们纯粹出于自身的趣味(换言之,为了萌),以知乎为原型塑造了一个妹纸的形象——她不是由网站变成的人,她就是一个真正的(虚拟)人。




那么古代存不存在上述这种以趣味为导向性(其实严格来讲,精怪也是趣味的一种)的真·拟人化呢?


其实也是有的。


我把这种方式称为“文人化”,嗯,主要因为大部分这种事情都是吃饱了闲得淡腾的文人们干的。


当然有的不是文人的也干这种事,比如【乃遂上泰山,立石,封,祠祀。下,风雨暴至,休于树下,因封其树为五大夫】(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)什么的……




文人化一个比较早的例子,我觉得是汉代扬雄的《逐贫赋》,这篇开头是这样的:


【扬子遁居,离俗独处。左邻崇山,右接旷野。邻垣乞儿,终贫且窭。礼薄义弊,相与群聚。惆怅失志,呼贫与语:……】


大意为,老扬觉得自己真是太穷了,于是将“穷娘”(不不,不一定是娘)喊来,说我要赶你走啦。


结果穷娘反唇相讥,说尧舜有我才能治理好国家,桀纣不要我然后药丸。既然我这么好的妹砸你不要,那我走。


老扬被这个逻辑给说服了:


【余乃避席,辞谢不直:“请不贰过,闻义则服。长与汝居,终无厌极。”贫遂不去,与我游息。】


真是个悲惨的爱情(?)故事……


你看,对中国古人来说,不光动物能拟人,植物能拟人,风雨雷电能拟人,器具能拟人——连没钱这种抽象的状态,我们也可以拟人化一下。




受《逐贫赋》的影响,后世产生了很多模仿之作,比如韩愈的《送穷文》。


文里老韩跟智穷、学穷、文穷、命穷、交穷五个小妖精大战三百回合,最后还是不敌。


【主人于是垂头丧气,上手称谢,烧车与船,延之上座】,遂无奈接受了一代文坛宗师也只能乖乖和他们玩6P的悲惨事实(弥天大雾)。


同系列还可以算上鲁褒的《钱神论》,“亲之如兄,字曰孔方”一句就是“孔方兄”的出处。原文拟人化色彩不明显,而等到黄庭坚写了那句“孔方兄有绝交书”以后,遂成为钱币的经典拟人化形象。




另一个文人化的典型范式是官爵化,较早的代表是南朝宋袁淑的《鸡九锡文》和《驴九锡文》。


顾名思义,就是一本正经地将鸡和驴当成大臣,给它们加九锡的文。


(划掉)啊,想想鸡和驴都有九锡了,tali桓大司马居然还没有,真是惨啊真是惨。(划掉)


大家感受一下这个文风:


【维神雀元年,岁在辛酉,八月己酉朔,十三日丁酉,帝颛顼遣征西大将军下雉公王凤,西中郎将白门侯扁鹊,咨尔浚鸡山子,维君天姿英茂,乘机晨鸣,虽风雨之如晦,抗不已之奇声,今以君为使持节金西蛮校尉西河太守,以杨州之会稽,封君为会稽公,以前浚鸡山子为汤沐邑,君其祗承予命,使西海之水如带,浚鸡之山如砺,国以永存,爰及苗裔。】(鸡九锡文)




同样玩官爵梗的,我以为袁淑以下当推毛胜为第一。


毛胜,五代吴越国人。自号天馋居士,是个骨骼清奇的吃货。由于酷爱吴越之地的海鲜,他发挥想象给这些食材都封了官,写成一篇《水族加恩簿》。


这个加恩簿的画风是这样的↓


封江瑶:【咨尔独步王江殊,鼎鼐仙姿,琼瑶绀体,天赋巨美,时称绝佳。宜以流碧郡为灵渊国,追号“玉桂仙君”,称海珍元年。】


封螃蟹:【以尔甘黄州甲杖大使、咸宜伯解藴中,足材腴妙,螯德充盈,宜授糟丘常侍。】


封鲎鱼:【惟吴越人以谓用先生治酱,华夏无敌,宜授典酱大夫、仙衣使者。】


封河豚:【尔泽嫩可贵,然失于经治,败伤厥毒,故世以醇疵隐士为尔之目,特授三德尉、兼春荣小供奉。】


这种描述,可以说是让人非常饿了_(:з」∠)_




当然也有人玩官爵梗玩得更隐晦一点,不像上两位这么简单粗暴。


他们走传记流,该流派代表作是韩愈的《毛颖传》。


毛颖就是毛笔的拟人化形象。


韩愈写毛先生的祖先【当殷时居中山,得神仙之术,能匿光使物,窃姮娥、骑蟾蜍入月,其後代遂隐不仕】,这其实就是说玉兔。因为毛笔的头是用兔毛做的,所以说是祖先。


而秦朝大将蒙恬发明毛笔,在韩愈笔下变成了【遂猎,围毛氏之族,拔其豪,载颖而归,献俘於章台宫,聚其族而加束缚焉】……嗯,这可以说是蜜汁凶残了。


毛笔很受秦人欢迎,于是毛颖就被秦始皇封为管城子,累官中书令。不过老韩自己仕途不顺,也是不肯让笔下人物如意,强行给毛笔安排一个虐心结局:


【后因进见,上将有任使,拂拭之,因免冠谢。上见其发秃,又所摹画不能称上意。上嘻笑曰:“中书君老而秃,不任吾用。吾尝谓中书君,君今不中书邪?”对曰:“臣所谓尽心者。”因不复召,归封邑,终于管城。】


最后还感叹“秦真少恩哉”,祖龙:怪我咯?




后世对《毛颖传》的模仿之作很多,其中最为成(sang)功(bing)者当属韩愈的首席迷弟苏轼。


我们来看一下苏轼的《叶嘉传》。


叶嘉是一位高洁的隐士,被召至朝廷。为了试探他的节操,皇帝用刀斧鼎镬恐吓他,还对他施加火烧水泡等酷刑,然而叶嘉始终不屈。皇帝开始虽对叶嘉十分宠爱,后来却因叶嘉劝诫他不要好酒贪杯而疏远。


没错,叶嘉正是茶叶的拟人化形象。


然而大苏的用词实在是……


蜜月期↓


【上鼓舌欣然曰:“始吾见嘉,未甚好也;久味之,殊令人爱,朕之精魂,不觉洒然而醒。书曰:‘启乃心、沃朕心’,嘉元谓也。”于是封嘉为钜合侯,位尚书。曰:“尚书,朕喉舌之任也。”由是宠爱日加。】


分手↓


【 后因侍宴苑中,上饮逾度,嘉辄苦谏。上不悦曰:“卿司朕喉舌,而以苦辞逆我,余岂堪哉!”遂唾之。命左右仆于地。 】


破镜重圆↓


【嘉既不得志,退去闽中。既而曰:“吾未如之何也,已矣。”上以不见嘉月余,劳于万几,神苶思困,颇思嘉。因命召至,喜甚,以手抚嘉曰:“吾渴见卿久也。”遂恩遇如故。】


简直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一个【哔哔】文嘛。




另外提一下,苏轼喜欢喝茶而酒量不好,所以《叶嘉传》里茶是好清纯不做作,酒是妖艳贱货。


他的弟子秦观为了反驳这一观点(意即给酒正名),特意写了一篇《清和先生传》。开头便是【清和先生姓甘名液,字子美】,热爱之情溢于言表……然后吹甘液君【器度汪汪,澄之不清,挠之不浊】,可以说也是很拼。


这大概属于拟人界的党争吧XDD




最后,中国古代的拟人化创作不光有文字,其实图也是有的。


比如南宋林洪的《文房职方图赞》↓







依次是笔(毛中书)、纸(褚待制)、墨(燕正言)、砚(石端明)。


(配图来自读秀网,《丛书集成初编》本,中华书局1991年版)




当然遗憾之处就在于上面的配图毕竟不是人形。


如果哪位小伙伴知道古代有真·拟人化图形创作,务必告知。


以上。

水谷:

秦“六世”郡、县的前世今生

内史即为秦国京师,行政特区,不算入郡,历代先君所共有^_^

然后从秦惠文王开始,花式给子孙后代置办产业,只做了三年秦王的嬴子楚都设了两郡,我不得不说这六世的余烈真的不止是说说,六世都以统一天下为己任,上有所好,下必效之,理想这个东西绝对是可以传染的,在秦国不管为臣还是为将,不管是满足王之大欲,还是实现自己的个人抱负,王、将、相,三方步伐统一到惊人的地步。

不过即使这样依然能看得出,秦统一的步伐太快,到始皇帝时新纳入近三十个郡,这消化,吸收起来着实费力。这里面没有列出始皇新设的郡县,所以可以看作秦六世郡考。

秦不是没有分封的案例,但比起六国,秦分封郡县一般不超过一代,这一代功勋元老一死,封地立马收回的例子,真的是屡见不鲜。如穰侯,蜀侯公子恽,公子绾。

秦:内史

秦惠文君十年:上郡
秦惠文王二十四年(后十一年):巴郡
秦惠文王二十六年(后十三年):汉中郡
秦惠文王二十七年(后十四年):蜀郡

秦昭襄王二十一年:河东郡
秦昭襄王二十八年:陇西郡
秦昭襄王二十九年:南郡
秦昭襄王三十年:黔中郡(洞庭郡)
秦昭襄王三十五年:南阳郡
秦昭襄王三十五-六年:北地郡
秦昭襄王四十八年:上党郡
秦昭襄王??年:陶郡

秦庄襄王元年:三川郡
秦庄襄王四年:太原郡

资料来自谭其骧先生一九四七写的《秦郡新考》



(1)内史:《汉书·地理志》,本秦京师为内史,分天下作三十六郡。以上内史。内史体制与外郡迥异,不在郡数内。裴骃《史记集解》误入,陈芳绩始别出。
(2)上郡:《史记》《秦本纪》、《魏世家》,秦惠文君十年,魏尽入上郡于秦。
(3)巴郡:《华阳国志·巴志》,周慎王五年(秦惠文后九年),秦取巴,执王以归;赧王年(惠文王后十一年),置巴郡。
(4)汉中:《秦本纪》、《楚世家》,秦惠文王后十三年,攻楚汉中郡,取地六百里,置汉中郡。
(5)蜀郡:《秦本纪》、《张仪列传》、《华阳国志·蜀志》,惠文王后九年,伐蜀,灭之,贬蜀王更号为侯,以陈壮相蜀;十一年,公子通封于蜀;十四年,陈壮反,杀蜀侯通;武王元年,复伐蜀,诛陈壮。《水经江水注》,成都,秦惠王二十七年(后十四年),遣张仪与司马错灭蜀,遂置蜀郡。盖谓陈壮反后,改国为郡也。惟据常璩《蜀志》,则壮诛后公子恽及绾又相继为蜀侯,其时盖国郡并置;至周赧王三十年(秦昭王二十二年)绾诛,始但置蜀守。
(6)河东:《秦本纪》,昭襄王二十一年,魏献安邑。《秦始皇本纪》,始皇即位时,秦地已北收上郡以东,有河东、太原、上党郡。
(7)陇西:《水经河水注》,狄道,汉陇西郡治,秦昭王二十八年置。
(8)北地:《匈奴列传》,秦昭王时起兵伐残义渠,于是秦有陇西、北地、上郡,筑长城以拒胡。按北地介陇西、上郡之间,为义渠戎故地,义渠既灭,秦始得筑长城西起陇西东讫上郡也。秦灭残义渠,据《范雎列传》事当在昭王三十五六年之际。
(9)南郡:《秦本纪》,昭襄王二十九年,攻楚,取郢为南郡。
(10)南阳:《秦本纪》,昭襄王三十五年,初置南阳郡。
(11)上党:《秦本纪》、《韩世家》、《赵世家》、《白起列传》,韩上党郡以秦昭襄王四十五年降赵(《秦本纪》作四十七年,《韩世家》作四十四年,并误;此据《赵世家》、《白起传》),四十八年入秦。
(12)三川:《秦本纪》、《蒙恬列传》,庄襄王元年,初置三川郡。
(13)太原:《秦本纪》,庄襄王四年,初置太原郡。
(14)东郡:《始皇本纪》、《魏世家》、《蒙恬列传》,始皇五年,拔魏二十城,初置东郡。王氏国维据《穰侯列传》,穰侯卒于陶,而因葬焉,秦复收陶为郡,因谓秦初并天下三十六郡中有陶郡。今按《始皇本纪》五年所拔魏二十城中南有雍丘,东有山阳;《曹相国世家》、《绛侯世家》、《樊哙列传》、《汉书·高帝纪》并云二世三年攻破东郡尉于成武;陶地介在濮阳(东郡治)、雍丘、山阳、成武之间,是知东郡既置,陶必遂即并入,三十六郡中已有东郡,不得别有陶郡也。

以上三十二郡中的十三郡,名见《汉志》。

(34)黔中:《秦本纪》、《楚世家》,秦昭襄王三十年,拔楚巫、黔中郡以为黔中郡。《汉志》缺,《续汉书·郡国志》补出,裴解列为三十六郡之一,清儒除钱氏大昕、钱氏坫、王氏鸣盛外皆因之。

以上四郡中的一郡,补《汉志》之缺,连上合得三十六郡。《秦本纪》,秦王政立二十六年,初并天下为三十六郡;《始皇本纪》,二十六年,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,即此是也。

县考
1、内史,这是由国都附近的县组成的一个行政区,辖地约为今关中平原和商洛地区。治所设在咸阳。《史记》记载内史辖42县,其中胡县在今河南省灵宝县境内。
  (1)咸阳县:秦孝公十二年(前351)筑城,因在九嵕山之南,渭水之北,山水皆阳,故称咸阳。次年,将国都自栎阳(故址在今西安市阎良区武屯乡附近)迁到城内。境内有安陵城、轵道亭、白亭、兰池和渭桥。辖区约为今咸阳市渭城、秦都2区及西安市莲湖、碑林、新城、未央4区地。
(2)杜县:秦武公十一年(前687)设立。此地西周时曾为杜伯国,故名杜县。辖区约为今西安市雁塔区、长安县、柞水县西部及宁陕县东北部。
  (3)芷阳县:一作苣阳。春秋时,秦穆公在这里修筑霸宫,昭襄王改名芷阳宫,秦始皇在宫所设县,以芷阳宫得名。境内有灞水、秦东陵。昭襄王、唐太后、宣太后、悼太子、孝文王、孝文王后、庄襄王及帝太后均葬于此。辖区约为临潼县西部(骊山镇以西地区)及西安市灞桥区。
  (4)丽邑县:秦始皇十六年(前231)设立,因县境春秋时居住的骊戎得名。境内有骊山、鸿门坂、温泉、戏亭、步高宫和步寿宫。辖区约为今临潼县渭河以南地区(不含骊山镇以西地区)。
  (5)蓝田县:秦献公六年(前379)设立,县境南山产美玉,次等美玉称“蓝”,故名蓝田。境内有虎侯祠、狗枷堡和峣关。辖区约为今蓝田县地及柞水县东部。
  (6)郑县:秦武公十一年(前687)设立。这块地方西周末期是宣王之弟郑桓公的封地,筑有郑邑,故名郑县。辖区约为今华县西南部及渭南市渭河以南地区。
  (7)武城县:春秋时为晋邑,战国时归秦,秦设县。辖区约为今华县东北部及华阴县西部。
  (8)宁秦县:战国时魏国的阴晋邑,魏惠王后元二年(前332)秦魏交战,魏国被迫将阴晋献纳于秦,秦改设宁秦县。县名取“宁靖秦疆”之义。境内有华山、渭水。辖区约为今华阴县东部及潼关县地。
  (9)临晋县:战国初期为大荔戎国,秦厉共公十六年(前461)进攻大荔,夺取王城,于其地修筑高垒,以临三晋,故名临晋。境内有王城、洛阴、辅氏等城。辖区约为今大荔县北部。
  (10)怀德县:一作寰德,秦设置。辖区约为今大荔县南部。
  (11)徵县:秦秋时晋国的北徵邑,秦康公四年(前617)攻占,后改设为县。境内有新城、杜平、元里等城。辖区约为今澄城县地。
  (12)郃阳县:西周时有莘国,战国时属魏,魏文侯十七年(前408)筑合阳城,因在合水之阳得名;归秦后改设郃阳县(古合、郃二字通用)。境内有合水、刳首水。辖区约为今合阳县地。
  (13)夏阳县:西周时有韩、梁2国,春秋时晋筑少粱邑,战国时属魏。魏惠王后元七年(前328)被迫献纳于秦,次年秦国改设为夏阳县。境内有姑籍城。辖区约为今韩城市地及黄龙县东南部。
  (14)白水县:秦孝公十二年(前351)设立,因白水河得名。辖区约为今白水县南部。
  (15)衙县:秋时彭衙邑,秦公子针封于衙即此,战国时设县。辖区约为今白水县北部。
  (16)重泉县:秦简公六年(前409)“堑洛城重泉”即此,其后设立重泉县。境内有穆公砦、白起砦。辖区约为今蒲城县地。
  (17)下邽县:秦武公伐邽戎,迁其部族居住于此,设县管理,因陇西邽戎旧地有上邽县(故址在今甘肃省天水市西南),所以此称下邽。辖区约为今渭南市渭水以北地区。
  (18)栎阳县:春秋时晋栎邑,,晋悼公十一年(前562)被秦夺取。秦献公二年(前383)筑栎阳城,遂后把国都从雍城(故址在今凤翔县南)迁到这里,十一年(前374)设立栎阳县。孝公十二年(前351)迁都咸阳。境内有畦畤。辖区约为今西安市阎良区及临潼县渭河以北地区。
  (19)高陵县:秦孝公时设立,县南有奉政原,原高四五丈。原高曰陵,故名高陵。秦昭王封其弟高陵君,即此。辖区约为今高陵县地(不含马家湾、崇皇、姬家等乡)。
  (20)弋阳县:秦置。辖区约为今高陵县西南部(马家湾、崇皇、姬家等乡)、泾阳县东南部(崇文、高庄等乡)及咸阳市渭城区正阳乡。
  (21)频阳县:秦厉共公二十一年(前456)设立,因在频山之阳得名。境内有频山、频阳宫。辖区约为今富平县地、耀县大部、铜川市城区及郊区东半部。
  (22)泾阳县:战国时期秦设立,因在泾水之阳得名。昭王同母弟公子悝封泾阳君,即此。境内有长平坂、甘泉山、望夷宫、麻遂和郑国渠。辖区约为今泾阳、三原2县地。
  (23)云阳县:战国时期秦设立,辖区约为今淳化县地。
  (24)鄠县:夏商时有扈氏居此,春秋时为秦国的扈邑,孝公改设鄠县(古时扈、鄠二字相通)。境内有钟官城、阳宫。辖区约为今户县地及周至县东部。
  (25)废邱县:西周时,其地居住着犬戎部族,称为犬邱。春秋时秦庄公伐犬戎取其地,因久废于戎,故称废邱,后设县。辖区约为今兴平县地。
  (26)谷口县:战国时秦设立,因县城位于泾水出山之口,故名谷口县。辖区约为今礼泉县地。
  (27)好畤县:战国时秦设立,因祭祀神灵的好畤得名。境内有梁山,秦始皇修有梁山宫。辖区约为今乾县地及永寿县南部。
  (28)美阳县:秦孝公时设立,因在美水之阳得名。境内有高泉宫,宣太后修建。辖区约为今扶风、岐山2县北部。
  (29)斄县:秦孝公时设立,相传有邰氏之女姜嫄生子后稷,受封于邰,故名斄县(古时邰、斄二字通用)。辖区约为今咸阳市杨陵区、武功县及扶风县东南部。
  (30)郿县:战国时秦设立,取名于《诗·大雅》“申伯信迈,王饯于郿”。境内有白起城。辖区约有今眉县渭河以北地区、扶风县西南部及岐山县渭河以北地区的东南部。
  (31)武功县:秦孝公时设立,县南有武功山、武功水(今名斜水),县因山水得名。辖区约为今眉县和岐山县渭河以南地区及周至县西部、太白县东部。
  (32)平阳县:秦宁公二年(前714)迁都于此,历宁公、出公、武公三代,到德公元年(前677)又迁都雍城。战国时设立平阳县。境内有封宫。辖区约为今宝鸡县千河、清水河以东地区。
  (33)雍县:秦德公元年(前677)迁都于此。四面积高,阳所不及,阴气壅阏,故名雍城。献公二年(前383)迁都栎阳后改设雍县。境内有橐泉宫、祈年宫、棫阳宫、石鼓原和野人坞。辖区约为今凤翔县地(不含虢王、彪角2乡)。
  (34)虢县:西周时,虢仲受封于此,世称西虢。秦武公十一年(前687)灭掉西虢设立虢县。境内有虢宫,宣太后修建。辖区约为今凤翔县虢王、彪角2乡及岐山县渭河以北地区的西南部。
  (35)陈仓县:战国晚期秦设立,因县南的陈仓山得名。境内有羽阳宫、陈宝祠。辖区约为今宝鸡市金台、渭滨2区,宝鸡县千河清水河以西地区,太白县西北部及甘肃省天水市北道区东部。
  (36)汧县:战国晚期秦设立,因汧水得名。辖区约为今陇县、千阳2县地及甘肃省华亭县地。
  (37)杜阳县:战国晚期秦设立,因县城在杜水之阳得名。辖区约为今麟游县地。
  (38)漆县:战国晚期秦设立,因漆水得名。辖区约为今彬县地及永寿县北部。
  (39)栒邑县:战国晚期秦设立,辖区约为今旬邑县西部。
  (40)鄜县:本麃邑,战国晚期改设县(古时、麃二字通用),后讹作鄜县。辖区约为今洛川县地,黄陵、宜君2县东部及黄龙县西部。
  (41)商县:春秋时楚邑,战国时归秦,孝公封卫鞅于商,号商君。境内有武关和丹水。辖区约为今丹凤、商南、山阳、洛南4县地及商州市。
  2、上郡,春秋时白翟部族居此,战国初属魏,魏设上郡,领15县。魏惠王后元五年(前330)秦魏雕阴之战,魏国失败,将河西部分县献纳于秦。第三年,又把上郡15县全部献纳秦国。秦仍设上郡,治所设在肤施,辖地约为今陕西省北部及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、伊金霍洛和乌审旗地。所领县数不详,今仅知9县,其中广衍县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境内,洛都县治地无考。
  (1)肤施县:战国初属魏,秦惠文君十年(前328)魏国献纳于秦,秦设肤施县。辖区约为今榆林市、米脂县地及横山县北部。
  (2)阳周县:春秋时白翟部族居住,战国初属魏,雕阴之战后魏国献给于秦,秦设阳周县。境内有桥山、黄帝冢。辖区约为今横山县南部及子长、子洲、绥德、清涧、吴堡等县地。
  (3)高奴县:春秋时白翟部族居住,战国初属魏,雕阴之战后魏国献纳于秦,秦设高奴县。辖区约为今延安市(不含东南部)及延长、延川、安塞、志丹等县地。
  (4)雕阴县:春秋时白翟部族居住,战国初属魏,筑有雕阴邑。雕阴之战(前330)后魏国献纳于秦,秦设雕阴县,因处雕山之北得名。辖区约为今富县、甘泉2县地。
  (5)定阳县:春秋时白翟部族居住,战国时属魏,雕阴之战后魏国献纳于秦,秦设定阳县,因处定水之阳得名。辖区约为今宜川县地、延安市东南部及黄龙县东北部。
  (6)漆垣县:战国晚期秦设立。辖区约为今铜川市郊区西北部、耀县北部、旬邑县东北部及黄陵、宜君2县西部。
  (7)北河县:秦惠文王时设立,其地当在无定河上游。
  3、汉中郡,战国初期,其地分属楚、秦、蜀三国,南郑一带是其交界。秦惠文王后元九年(前316)伐蜀,灭其国,得其地。楚国为了防御秦国,于是在西城设立汉中郡。秦惠文王后元十三年(前312)又遣魏章率兵进攻楚国,于丹阳(今河南省丹水之北)大败楚军,俘虏楚将屈丐等70余人,夺得汉中之地,重建汉中郡,治所设在南郑,辖区约为今陕西省秦岭以南地区及湖北省郧阳地区大部。领县数不详,今仅知9县,其中上庸、武陵2县在今湖北省境内。
  (1)南郑县:战国初属秦,厉共公二十六年(前451)曾派左庶长在此筑城,躁公二年(前441)南郑反叛,其地遂入蜀国。惠公十三年(前387)秦伐蜀,夺回南郑,后又被楚国攻占。秦楚丹阳之战(前312)后复归于秦,秦设南郑县。相传西周末,郑桓公被犬戎杀害,部分部族南奔于此,故名南郑。辖区约为今汉中市东部和南郑县东部。
  (2)褒县:西周褒国,战国初归蜀。秦惠文王后元九年(前316)灭蜀后归秦,秦设褒县。境内有箕山、褒谷和石门。辖区约为今汉中市西部、南郑县西部、留坝县南部及勉县土关铺以东地区。
  (3)故道县:秦设立,因境内的周道(周代通往巴蜀的道路)得名。境内有怒特祠,秦文公时立。辖区约为今凤县地、留坝县北部及太白县西部。
  (4)成固县:春秋战国时期属楚,丹阳之战以后归秦,秦设成固县。县名取“始城而冀其巩固”之义。辖区约为今城固、西乡、镇巴、洋县和佛坪5县地。
  (5)西城县:春秋战国时期属楚,丹阳之战以后归秦,秦设西城县。辖区约为今安康市,岚皋、平利、镇坪、紫阳、石泉、汉阴等县地及宁陕县南部。
  (6)旬阳县:春秋战国时期属楚,丹阳之战以后归秦,秦设旬阳县。县因在旬水之阳得名。辖区约为今旬阳、镇安2县地。
  (7)锡县:春秋时麋国地,称为锡穴。战国时属楚,丹阳之战后归秦,秦设锡县,辖区约为今陕西省白河县地及湖北省郧县、郧西县和十堰市。
  4、蜀郡,治所设在成都(今四川省成都市),辖地约为今四川省成都、绵阳、德阳、广元、乐山、自贡6市辖区全部,内江、宜宾2市辖区西部,阿坝州东部及雅安地区等。设有成都、郸、繁、临邛、严道、蒲阳、武阳、湔氐、葭明等县。其中葭明县辖地涉及今陕西省。
  (1)葭明县:春秋战国时其地归蜀国,蜀王封其弟葭明为苴侯,居此。秦惠文王后元九年(前316)灭苴,其地归秦,秦设葭明县。辖区约为今四川省广元市市中区、剑阁县,陕西省略阳、宁强2县地及勉县土关铺以西地区。
  5、北地郡,春秋战国时义渠之戎居此,秦昭襄王三十七年(前270)灭掉义渠,设立北地郡,治所设在义渠县(故址在今甘肃省宁县西北),辖地约有今甘肃省庆阳地区、平凉地区东部和白银市辖区东部,宁夏回族自治区,内蒙古自治区鄂托克前后旗以及陕北地区的西北部。设有义渠、乌氏、朝那、泥阳、除道、昫衍、郁郅、阴密、富平、马岭、鹑觚等县。辖地涉及今陕西省者3县。
  (1)马岭县:秦代设立,辖区约为今甘肃省环县、华池县及陕西省吴旗县地。
  (2)昫衍县:战国晚期秦设立,辖区约为今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及陕西省定边县地。
  (3)鹑觚县:秦代设立,相传大将军蒙恬修筑长城至此,设坛祭奠,有鹑鸟飞落觚爵之上,以为灵异,故取名鹑觚县。辖区约为今甘肃省灵台县东部、泾川县地及陕西省长武县地。

【资料】钟会年表

解尽秋凉:

太久没更新的咸鱼看不过眼,丢个资料上来


其实涉及了很多人很多事,应该叫【钟会一生中的大事年表】更准确


来源是郭露葳《钟会考论》


不过我从CAJ文件上扒下来再排版脖子也快废了……转载最好还是注明一下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黄初六年(公元225年)钟会一岁


钟会生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钟会字士季,颍川长社人,太傅繇小子也,少敏慧夙成。”注引《母传》:“夫人张氏字昌蒲,太原兹氏人。……黄初六年,生会,恩宠愈隆。”


阮籍年十六,随叔父到东郡,会见兖州刺史王昶。


《晋书·阮籍传》:“籍尝随叔父至东郡,兖州刺史王昶请与相见,终日不开一言,自以不能测。”


嵇康二岁。据陆侃如《中古文学系年》,姑定于此。


黄初七年(公元226年)钟会二岁


魏文帝曹丕于五月病逝于洛阳嘉福殿,年四十。曹叡即位,以钟繇为太傅,曹休为大司马,曹真为大将军。


《三国志·文帝丕传》:“夏五月丙辰,帝疾笃,召中军大将军曹真、镇军大将军陈群、征东大将军曹休、抚军大将军司马宣王,并受遗诏辅嗣主。遣后宫淑媛、昭仪已下归其家。丁已,帝崩于嘉福殿,时年四十。六月戊寅,葬首阳陵。自殡及葬,皆以终制从事。”


山阳士族思想家王弼生。王弼生年史书没有明确记载,据陆侃如《中古文学系年》定于此。


明帝太和元年(公元227年)钟会三岁


钟会曹叡


据陆侃如《中古文学系年》,姑定于此年。


太和二年(公元228年)钟会四岁


钟会习《孝经》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年四岁授《孝经》。”


太和三年(公元229年)钟会五岁


四月丙申,孙权在建业正式称帝,年号黄龙。魏、蜀、吴三国都立帝号。


《三国志·吴主权传》:“夏四月,夏口、武昌并言黄龙、凤凰见。丙申,南郊即皇帝位。是日大赦。改年,追尊父破虏将军坚为武烈皇帝,母吴氏为武烈皇后,兄讨逆将军策为长沙桓王。吴王太子登为皇太子。将吏皆近爵加赏。”


钟会蒋济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会年五岁,繇遣见济,济甚异,曰:`非常人也。'”


太和四年(公元230年)钟会六岁


钟会遭父丧。


《三国志·钟繇传》:“太和四年繇薨。”


太和五年(公元231年)钟会七岁


钟会诵《论语》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七岁诵《论语》。”


太和六年(公元232年)钟会八岁


曹植徙封陈王,上表称谢,病卒,子志嗣。


《三国志·陈思王植传》:“其二月,以陈四县封植为陈王,邑三千五百户。植每欲求别见独谈,论及时政,幸冀试用,终不能得。既还,怅然绝望。时法制,待藩国既自峻迫,寮属皆贾竖下才,兵人给其残老,大数不过二百人。又植以前过,事事复减半,十一年中而三徙都,常汲汲无欢,遂发疾薨,时年四十一。”


钟会习《诗经》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八岁诵《诗》。”


青龙元年(公元233年)钟会九岁


魏明帝曹叡改元为青龙。


《三国志·明帝叡传》:"青龙元年春正月甲申,青龙见郏之摩陂井中。二月丁酉,幸摩陂观龙,于是改年;改摩陂为龙陂。”


陈寿生。据陆侃如《中古文学系年》定于此年。


青龙二年(公元234年)钟会十岁


汉献帝刘协在本年三月庚寅病终,年五十四,八月葬在禅陵。


《后汉书·汉献帝传》:“魏青龙二年三月庚寅,山阳公薨。自逊位至薨,十有四年,年五十四,谥孝献皇帝。八月壬申,以汉天子礼仪葬于禅陵,置园邑令丞。”


钟会诵《尚书》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十岁诵《尚书》。”


青龙三年(公元235年)钟会十一岁


正月魏以司马懿为太尉。《三国志·明帝叡传》:“三年春正月戊子,以大将军司马宣王为太尉。”


钟会诵《易》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"十一诵《易》。”


青龙四年(公元236年)钟会十二岁


钟会诵《春秋》和《国语》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十二诵《春秋左氏传》、《国语》。”


景初元年(公元237年)钟会十三岁


正月魏传言山茌县又出现龙,这次是黄龙,曹叡因此格外高兴。自秦、汉盛行五行生克说后,土德在中央,以御四德,最为有利,因此为政者对黄的土最感兴趣。本年遂改之为景初,并改行景初历,以青龙五年三月为景初元年四月。


《三国志·明帝叡传》:“景初元年春正月壬辰,山茌县言黄龙见。于是有司奏,以为魏得地统,宜以建丑之月为正。三月,定历改年为孟夏四月。服色尚黄,牺牲用白,戎事乘黑首白马,建大赤之旗,朝会建大白之旗。改太和历曰景初历。其春夏秋冬孟仲季月虽与正岁不同,至于郊祀、迎气、礿祠、蒸尝、巡狩、搜田、分至启闭、班宣时令、中气早晚、敬授民事,皆以正岁斗建为历数之序


钟会诵《周礼》和《礼记》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十三诵《周礼》、《礼记》。”


景初二年(公元238年)钟会十四岁


十二月,曹真之子曹爽为大将军。


《三国志·明帝叡传》:“十二月乙丑,帝寝疾不豫。辛巳,立皇后。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,鳏寡孤独谷。以燕王宇为大将军,甲申免,以武卫将军曹爽代之。”


钟会诵成侯《易记》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十四岁诵成侯《易记》。”


景初三年(公元239年)钟会十五岁


明帝逝世,年三十六,无子。齐王曹芳即位,年仅八岁。


《三国志·明帝叡传》:“三年春正月丁亥,太尉宣王还至河内,帝驿马召到,引入卧内,执其手谓曰:“吾疾甚,以后事属君,君其与爽辅少子。吾得见君,无所恨!”宣王顿首流涕。即日,帝崩于嘉福殿,时年三十六。癸丑,葬高平陵。”


钟会入太学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十五使入太学问四方奇文异训。”


正始四年(公元243年)钟会十九岁


清谈风气大盛,在河内、山阳,竹林之游逐渐形成。


嵇康尚主,拜郎中,作《养生论》、《答向秀难养生论》、《释私论》。向秀难嵇康《养生论》。据陆侃如的《中古文学系年》假定于此年。


正始五年(公元244年)钟会二十岁


魏大将军曹爽为巩固政权,树立威望,不理司马懿反对,乃与夏侯玄率军六、七万攻打蜀汉。被困在骆谷,五月无功退兵。


《三国志·曹爽传》:“正始五年,爽乃西至长安,大发卒六七万人,从骆谷入。是时,关中及氐、羌转输不能供,牛马骡驴多死,民夷号泣道路。入谷行数百里,贼因山为固,兵不得进。爽参军杨伟为爽陈形势,宜急还,不然将败。飏与伟争于爽前,伟曰:‘飏、胜将败国家事,可斩也。’爽不悦,乃引军还。”


钟会为秘书郎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及壮,有才数技艺而博学,精练名理,以夜继昼,由是获声誉。正始中以为秘书郎。”注引《世语》:“司马景王命中书令虞松作表,再呈辄不可意,命松更定。以经时,松思竭不能改,心苦之,形于颜色。会察其有忧,问松,松以实答。会取视,为定五字,松悦服,以呈景王。王曰:'不当尔邪?谁所定也?,松曰:'钟会。向亦欲启之,会公见问,不敢饕其能。'王曰:‘如此,可大用,可令来。’会问松王所能,松曰:‘薄学明识,无所不贯。’会乃绝宾客,精思十日,平旦入见,至鼓二乃出。出后,王独拊手叹息曰:‘此真王佐材也。’”会为秘书郎年月无考,据陆侃如的《中古文学系年》假定在入太学后五年左右。


王弼与钟会齐名,谒何晏,注《易》及《老子》,作书答荀融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初会弱冠与山阳王弼并知名。”


傅嘏为黄门侍郎,拒与何晏、夏侯玄等为友。


《三国志·傅嘏传》注引《傅子》:“是时何晏以材辩显于贵戚之间,邓飏好变通,合徒党,鬻声名于闾阎,而夏侯玄以贵臣子少有重名,为之宗主,求交于嘏而不纳也。嘏友人荀粲,有清识远心,然犹怪之。谓嘏曰:‘夏侯泰初一时之杰,虚心交子,合则好成,不合则怨至。二贤不睦,非国之利,此蔺相如所以下廉颇也。’嘏答之曰:‘泰初志大其量,能合虚声而无实才。何平叔言远而情近,好辩而无诚,所谓利口覆邦国之人也。邓玄茂有为而无终,外要名利,内无关钥,贵同恶异,多言而妒前;多言多衅,妒前无亲。以吾观此三人者,皆败德也。远之犹恐祸及,况昵之乎? ’ ”


正始六年(公元245年)钟会二十一岁


嵇康迁中散大夫,居山阳,为竹林之游。


《晋书·嵇康传》:“与魏宗室婚,拜中散大夫。”据陆侃如《中古文学系年》假定于此年。


正始八年(公元247年)钟会二十三岁


钟会升为尚书郎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正始八年,会为尚书郎。”


嘉平元年(公元249年)钟会二十五岁


高平陵之变改元嘉平,曹爽被杀。曹芳封司马懿为丞相,以司马懿为首的建安老臣重新掌握大权。何晏被诛,清谈的玄学派当权者全被消灭。


《三国志·齐王芳传》:“嘉平元年春正月甲午,车驾谒高平陵。太傅司马宣王奏免大将军曹爽、爽弟中领军羲、武卫将军训、散骑常侍彦官,以侯就第。戊戌,有司奏收黄门张当付廷尉,考实其辞,爽与谋不轨。又尚书丁谧、邓飏、何晏、司隶校尉毕轨、荆州刺史李胜、大司农桓范皆与爽通奸谋,夷三族。语在爽传。丙午,大赦。丁未,以太傅司马宣王为丞相,固让乃止。”


钟会为中书郎。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嘉平元年,车驾朝高平陵,会为中书郎,从行。”


王弼免官,病卒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注引何邵《王弼传》:“正始十年,曹爽废,以公事免。其秋,遇病疾亡。时年二十四。无子,绝嗣。弼之卒也,晋景闻之,嗟叹者累日,其为高识所惜如此。”


嘉平三年(公元251年)钟会二十七岁


八月,七十三岁的司马懿去世。


《晋书·司马懿传》:“秋八月戊寅,崩于京师,时年七十三。天子素服临吊,丧葬威仪依汉霍光故事,追赠相国、郡公。”


嘉平四年(公元252年)钟会二十八岁


正月,司马师继承了父亲司马懿的权力,升大将军,加侍中,持节,都督中外诸军,录尚书事。


《晋书·司马师传》:“魏嘉平四年春正月,迁大将军,加侍中,持节、都督中外诸军、录尚书事。命百官举贤才,明少长,恤穷独,理废滞。诸葛诞、毌丘俭、王诞、陈泰、胡遵都督四方,王基、州泰、邓艾、石苞典州郡,卢毓、李丰裳选举,傅嘏、虞松参计谋,钟会、夏侯玄、王肃、陈本、孟康、赵酆、张辑预朝议,四海倾注,朝野肃然。”


四月,孙权病逝,年七十一。孙亮即位。


《三国志·吴主权传》:“夏四月,权薨,时年七十一,谥曰大皇帝。秋七月,葬蒋陵。”


嘉平五年(公元253年)钟会二十九岁


钟会拜访嵇康和撰写四本论。


据陆侃如《中国文学系年》将钟会拜访嵇康和撰写《四本论》的时间,姑定于此年。


髙贵乡公正元元年(公元254年)钟会三十岁


二月,中书令李丰与皇后张氏的父亲光禄大夫张缉、黄门监苏铄等在洛阳计划以太常夏侯玄来取代司马师,司马师立即获悉,先发动政变,逮捕所有人,“皆夷三族。”三月,司马师废张皇后,九月乃假太后之名,把曹芳废掉,送河内重门看管。再令新任太常王肃,奉法驾迎立曹髦,改嘉平六年为正元元年。


《三国志·高贵乡公髦传》:“高贵乡公讳髦,字彦士,文帝孙,东海定王霖子也。正始五年,封郯县高贵乡公。少好学,夙成。齐王废,公卿议迎立公。十月己丑,公至于玄武馆,群臣奏请舍前殿,公以先帝旧处,避止西厢;群臣又请以法驾迎,公不听。庚寅,公入于洛阳,群臣迎拜西掖门南,公下舆将答拜,傧者请曰:‘仪不拜。’公曰:‘吾人臣也。’遂答拜。至止车门下舆。左右曰:‘旧乘舆入。’公曰:‘吾被皇太后征,未知所为!’遂步至太极东堂,见于太后。其日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,百僚陪位者欣欣焉。”


钟会賜爵关内侯,夏侯玄拒与交。夏侯玄被杀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高贵乡公即尊位,赐爵关内侯。”


《三国志·夏侯玄传》注引《世语》:“毓弟会,年少于玄,玄不与交。是日于毓坐狎玄,玄不受。”又引孙盛《杂语》:“玄在囹圄,会因欲狎而友玄,玄正色曰:‘钟君何相逼如此也? ’”


《世说新语·方正》第六则:“夏侯玄既被桎梏,时钟毓为廷尉。钟会先不与玄相知,因便狎之。玄曰:‘虽复刑余之人,未敢闻命。’”


正元二年(公元255年)钟会三十一岁


正月镇东将军毌丘俭、扬州刺史文钦在淮南假太后诏发动反司马师的军事行动。二月两人率军五万西渡淮河,司马师因眼睛刚开刀,拟令将领率军攻打,王肃、傅嘏、钟会三个名士都以淮楚兵劲,劝他亲自出马,于是他把司马昭摆在洛阳镇守后方,便率十多万大军,包括傅嘏、钟会、诸葛诞向东出发,在寿春一带,包围毌丘俭、文钦,二人兵败,文钦投奔吴国,毌丘俭被杀,夷三族。乃升王肃为中领军,加散骑常侍。司马师病逝,司马昭即进大将军,完成名位的私相授受,并封傅嘏为阳乡侯,卒赠太常。


《三国志·毌丘俭传》曰:“正元二年正月,有彗星数十丈,西北竟天,起于吴、楚之分。俭、钦喜,以为己祥。遂矫太后诏,罪状大将军司马景王,移诸郡国,举兵反,……安风津都尉部民张属就射杀俭,传首京都。”


钟会迁黄门侍郎,封东武亭侯,傅嘏诫其自矜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于是朝廷拜文王为大将军、辅政,会迁黄门侍郎,封东武亭侯,邑三百户。”


《三国志·傅嘏传》:“会由是有自矜色,嘏戒之曰:`子志大其量,而勋业难为也,可不慎哉!'”


甘露元年(公元256年)钟会三十二岁


四月,高贵乡公曹髦到太学,听太学博士讲《周易》、《尚书》、《礼记》,并提出问题,折服各经学博士。钟会《太极东堂夏少康、汉高祖论》。


《三国志·高贵乡公髦传》注引《魏氏春秋》:“二月丙辰,帝宴群臣于太极东堂;与侍中荀顗,尚书崔赞、袁亮、钟毓,给事中中书令虞松等并讲述礼典,遂言帝王优劣之差。帝慕夏少康,因问顗等曰:……于是侍郎钟会退论次焉。”


甘露二年(公元257年)钟会三十三岁


四月司马昭架空征东大将军诸葛诞为司空,诸葛诞拒绝,在淮南起兵,杀扬州刺史,屯粮固守寿春,而没有主动进兵。七月司马昭动员二十多万部队围城。


《三国志·诸葛诞传》:“二年五月,征为司空。诞被诏书,愈恐,遂反。……六月,大将军司马昭督中外诸军二十六万众,临淮讨之。”


钟会遭母丧,作《母传》。从征至寿春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甘露二年,征诸葛诞为司空,时会丧宁在家,策诞必不从命,驰白文王。文王以事己施行,不复追改。及诞反,车驾住项,文王至寿春,会复从行。”


钟会《母传》:“年五十又九,甘露二年二月暴疾薨。”


甘露三年(公元258年)钟会三十四岁


司马昭大军继续围寿春城,司马军攻诸葛诞首军,死伤惨烈,城破,诸葛诞被杀,夷三族。四月司马昭回洛阳。


《三国志·诸葛诞传》:“三年正月,诞、钦、咨等大为攻具,昼夜五六日攻南围,欲决围而出。围上诸军,临高以发石车火箭逆烧破其攻具,弯矢及石雨下,死伤者蔽地,血流盈堑。复还入城,城内食转竭,降出者数万口。……城内喜且扰,又日饥困,诞、咨等智力穷。大将军乃自临围,四面进兵,同时鼓噪登城,城内无敢动者。诞窘急,单乘马,将其麾下突小城门出。大将军司马胡奋部兵逆击,斩诞,传首,夷三族。”


钟会以中郎在大将军府管记室事,荐王戎、裴楷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曰:“寿春之破,会谋居多,亲待日隆,时人谓之子房。军还,迁为太仆,固辞不就,以中郎在大将军府管记室事,为腹心之任。”


《世说新语·赏誉》第五则:“钟士季目王安丰,阿戎了解人意;谓裴公之谈,经日不歇。吏部郎阙,文帝问其人于钟会,会曰:`裴楷清通,王戎简要,皆其选也。'于是用裴。”据陆侃如《中古文学系年》假定于此年。


陈留王景元元年(公元260年)钟会三十六岁


甘露五年五月,高贵乡公曹髦成济所杀。继而成济被杀,夷三族。贾充进封安阳乡侯,加散骑常侍。改甘露五年为景元元年。六月改立陈留王曹奂


《三国志·高贵乡公髦传》:“五月己丑,高贵乡公卒,年二十。”


《三国志·陈留王奂传》:“陈留王讳奂,字景明,武帝孙,燕王宇子也。甘露三年,封安次县常道乡公。高贵乡公卒,公卿议迎立公。六月甲寅,入于洛阳,见皇太后,是日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,大赦,改年,赐民爵及谷帛各有差。”


钟会迁司隶校尉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迁司隶校尉,虽在外司,时政损益,当时与夺,无不综典。”史无明文,据陆侃如《中古文学系年》假定于此年。


景元三年(公元262年)钟会三十八岁


钟会为镇西将军,假节都督关中诸军事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景元三年冬,以会为镇西将军、假节都督关中诸军事。”


景元四年(公元263年)钟会三十九岁


阮籍卒。


《晋书·阮籍传》:“景元四年冬卒,时年五十四。”


嵇康作《与吕巽绝交书》及《幽愤诗》,被杀。据陆侃如《中古文学系年》姑定于此。


钟会伐蜀。


八月,钟会率领全军十多万离开洛阳去伐蜀,当向王戎辞别,问征蜀之计,王戎告他:“道家有言:`为而不恃'。非成功难也。”钟会由斜谷入蜀,蜀将姜维拒之。又邓艾军自阴平入,十一月进入成都,蜀后主刘禅出降。钟会作《与姜维书》、《与蒋斌书》、《移蜀将吏士民檄》及《蜀平上言》,迁司徒。


《三国志·陈留王奂传》:“五月,……又命镇西将军钟会由骆谷伐蜀,……十一月大赦,自邓艾、钟会率众伐蜀,所至辄克。是月,蜀主刘禅诣艾降,巴蜀皆平。十二月,……镇西将军钟会为司徒。”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先命牙门将许仪在前治道,会在后行,而桥穿马是陷,于是斩仪。仪者许褚之子,有功王室,犹不原贷,诸军闻之莫不震悚,……会径过西出阳安口,遣人祭诸葛亮之墓,……十二月诏曰:`……其以会为司徒,进封县侯,增邑万户,封子二人亭侯,邑各千户。'”


咸熙元年(公元264年)钟会四十岁


钟会被乱兵杀害。


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:“会以五年正月十五日至,其明日,悉请护军、郡守、牙门骑督以上及蜀之故官,为太后发丧于蜀朝堂。矫太后遗诏,使会起兵废文王,……十八日日中,姜维率会左右战,手杀五六年,众既格斩维,争赴杀会。会时年四十,将士死者数百人”。